在中国大陆建造一家世界工厂的成本仅比美国低5%,而且“47期限”即将到来。

上周五的《财富》杂志发表了一篇题为“大事:美国的工业生产成本和中国一样低”的文章。主要观点并不新颖,但有两个数字值得注意:今年中国大陆工业生产的平均直接成本仅比美国低5%。到2018年,美国将比中国内地低2%至3%,高科技世界工厂47年的上限也即将到来。

一、拜拜汇丰控股上周五发布的《澳大利亚金融评论》(AFR)可能会让所有长期关注中国内地经济形势的人感到沮丧:汇丰控股赞助的、连续五年每月见报的两家汇丰控股公司将在本月底消失,[注1]。

以汇丰银行名义发行的指数实际上是国际商业研究机构马克特(Markit)的信息产品。汇丰支付赞助费用。其优势在于,汇丰的标志会根据指数按时环游世界。它非常引人注目,它的广告/公共关系功能非常有效。

然而,AFR的文章相当清楚地表明了汇丰被抛弃的原因:这两个指数通常在中国内地官方数据公布前几天发布,其价值往往低于后者。有时甚至官方数据也显示相关经济活动总量有所扩大,但汇丰控股却出现收缩,这让北京方面感到不快。汇丰银行可能停止赞助,以免影响其在中国内地的市场发展。

Markit表示,它已经找到了另一家赞助商,也是一家主要的国际公司,但不是在金融领域。

北京不高兴有两个原因:经济形势已经非常糟糕,一些外国机构不允许继续下滑。

AFR暗示,除了汇丰最近在发布政治上不正确的采购经理人指数方面遇到的麻烦,还有其他几个类似的案例。

事实上,内地对数据的控制一直非常严格。几年前,美国驻北京大使馆网站公布了北京市空空气污染PM2.5值,受到外交部的严厉批评,几乎引发了一场外交风暴。

然而,美国有资本硬化,但汇丰必须避免直接损失,因为它想为股东赚钱。

事实上,中国内地实体经济的增长数年来一直普遍下滑,但由于各级政府和央行的大力推动,PMI曾数次略高于50。一些具体数据,如衡量工业部门繁荣程度的月度指标生产者价格指数,连续39个月为负值,最近每月损失4至5铢。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结束[注2]。

第二,美国是新兴世界的下一个工厂吗?底部是一个循环概念。底部之后,它一次又一次地上升、上升和下降。

然而,在这个伟大的时代,中国内地制造业的放缓很可能是一种新常态,与此同时,全球工厂的声誉也在下降。

上周五的《财富》杂志(Fortune)发表了一篇题为《大事:美国工业生产成本与中国一样低》的文章,主要观点并不新颖,但有两个数字值得注意:今年中国大陆工业生产的平均直接成本仅比美国低5%;到2018年,美国将比中国内地低2%至3%。

这些数据来自波士顿咨询集团的最新报告。

波士顿咨询集团是仅次于麦肯锡公司的全球第二大咨询公司,拥有强大的研究实力。

早在2011年,当美国经济仍深陷次贷危机带来的大衰退时,波士顿咨询公司就大胆预测美国制造业将再次崛起。中国大陆最强的卖点——低成本——将在五年内基本消失。

如果你今年再看看数据,你说的确实不错。美国的工业生产成本大幅下降,主要是由于生产率的快速提高,而美国的平均能源价格却大幅下降:西德克萨斯原油价格指数(WTI)自2005年以来基本持平,而天然气的平均价格下降了75%。

价格现象背后的原因主要是美国能源生产技术的突破。该行业普遍掌握了页岩油气藏最先进的水力压裂方法。

在过去的10年中,一些国家已经使用这种技术来收集石油和天然气,钻井数量如下:美国(101117)、加拿大(16930)和中国(258)。

美国工业天然气的价格目前是中国大陆的三分之一。

中美之间5%的直接生产成本差异实际上是微不足道的,因为从美国生产商和当地消费市场的角度来看,如果消除远程运费、时间和罢工风险等间接成本,在美国生产在美国消费的产品将具有成本效益。

这样,这部分产品,特别是那些高技术、高附加值、低污染的产品,如果过去在中国生产,将很快回到美国。不太先进,生产可能会从中国转移到邻近的墨西哥,那里的直接成本目前比中国低5%,人口比越南多20%。它也很年轻,平均年龄为27岁,比中国大陆低10岁。

那么,美国市场所需的其他低技术、低附加值和高污染产品是在中国大陆生产的吗?不一定,因为大陆的生产成本不仅赶上了美国,而且很快就离开了其他工业化国家,如越南、印度、印度尼西亚、孟加拉国、菲律宾等国。这些国家的工业生产成本平均比中国内地低10%至15%,中国内地已经承受了压力。

由此可见,10年后,除了美国,世界上还有几个新的低成本工厂,其中技术最先进的当然是美国。拥有中等技术的国家包括墨西哥和泰国(泰国已经是日本汽车在除美国和中国以外的海外市场的最大生产基地);技术领域的低端是越南、印度、印度尼西亚、孟加拉国等。恐怕古巴也将成为竞争对手。

这些国家已经开始侵占和瓜分中国大陆的工业生产订单。

这样,中国大陆已经下跌了一段时间的各种工业生产指数怎么会突然好转呢?第三,2047年已经看到人口统计学通常是这样定义生育时间的:所有女性生育第一个女婴的平均年龄(抱歉,人口统计学是以女性为中心的;无意冒犯男性)。

根据这个定义,在后工业社会中,女性受过高等教育,通常结婚较晚,一代人大约30年。

据此,中国香港将达到2047年的最后期限,即明年和次年出生的香港女孩进入香港。

我们(像作者一样)过去常常谈论97年的最后期限。然而,由于世界秩序和新兴的大陆经济,这个期限并不是真正的期限。相反,由于当时的内外环境,香港人不得不受骗接受回归,接受各种黑白分明的良好条件,例如一国两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五十年不变、民主普选等。1997年后的十多年里,这些都是言论、出版、结社、集会等基本自由。某些方面的限制比港英时代宽松。

这无疑是一个奇迹。

当然,从97年开始(?这个非常宝贵的放松事实,完全是香港人不断保持警觉和不懈捍卫的结果。这绝对不是京港当权派和独裁者的快乐回报和核心价值。

可以说,97年之前提到的最后期限被推迟到了47年。从现在到2047年,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小限制。

如此,还可以寄望港人靠自己的力量,在病夫已经变成强国(假设强国不会变回病夫)的形势下,为2047及后出生的那一世代再创一个奇蹟吗?这个远观问题,是笔者在去年的占领运动场地里,在年轻人当中第一次听到热烈讨论的,是他们的切身问题。这样,既然病人已经成为一个强大的国家(假设强大的国家不会变回病人),我们还能希望香港人凭自己的力量为2047年及以后的世代创造另一个奇迹吗?这个有远见的问题是我第一次听到年轻人在去年占领操场时激烈的讨论。这是他们眼前的问题。

受年龄限制,我们这一代人最常见的情感是在有生之年争取真正的民主。恐怕我们中没有多少人熬过了2047年,所以我们在2047年后不会对这些问题想太多。

这是一种深刻的代际差异,可能直接影响中国香港未来社会运动的内容和形式。

结果,在政府的政治改革法案被否决后,民主党派的领导人立即提议回到原点,重启五部分方案,重启政治改革谈判。然而,在年轻人中,黄之峰题为《政治改革》的文章遭到拒绝。然后呢?在一篇正视2047年中国的未来香港问题的文章中,文章的核心问题是,香港将保持50年不变。然后呢?这句话。

前一句是这样说的:对我来说,香港最核心的问题是中国的未来,而不是政治改革的争议。

这显然与该政党要求重开政治改革会谈的要求大相径庭。

那50年没有变化了?这个问题有许多答案。黄之峰指出,香港人必须对自己的目标有一个明确的认识,并准备好争取在2030年后就中国香港的未来举行全民公决。公投将决定中国香港的未来。这将使中国香港能够得到中国香港人民的承认,无论2047年后的出路如何。因此,后政治改革时代的民主运动是否应该超越普选的框架,以防止威权政府在2047年后将中国香港置于一国两制之下。

[注6]当然,香港人在普选行政长官时,只要求能够提名一名公民,是难如登天的。那么,就中国香港整体的未来进行全民投票,能否落实彩票机的操作程序呢?如果你认为不可能,你必须考虑最可能的情况:特别政府要求NPC解释法律,解释《基本法》第五条50年的不变性为50年后的变量,然后根据需要解释“可”一词(根据梁爱诗的说法);此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决定取消《基本法》,提出并通过中国香港来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如果共产党想这样做,一代香港中国人会怎样做呢?如果一个人不去想什么是遥远的,他会发现悲伤就在眼前。

为了正确决定今天和2015年该做什么以及如何去做,民主党人需要用动态博弈论中的逆向思维来帮助他们思考:首先问他们想在2047年赢得什么,然后一步一步地回去逆向推理,得到2046年、2045年、2044年、2017年、2016年,最后是2015年,这是他们今年必须做的。

除了这样想,我还能做什么?有人建议老朋友们看一看黄之峰的文章。

[注1]本月26日关于汇丰控股有限公司的AFR报告见85949310080986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