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官员:获得低息贷款的人通常是有关系的人。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表示,希望给予农民较低的贷款以减轻他们的还款负担是错误的。在发放农业小额信贷的过程中,普通农民很难获得低于优惠利率的贷款。

获得低息贷款的人通常是有关系的人。

更高的利率可以消除寻租,让更多的农民获得贷款。

图片: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日前在《21世纪经济先驱报》主办的“21世纪亚洲金融年会”上表示,农村金融机构在发放涉农贷款时不适宜实行优惠利率,贷款利率应略高于市场贷款利率。

目前的贷款政策是,自2004年10月以来,中央银行只对全国商业银行规定存款利率上限和贷款利率下限。城乡信用社贷款利率上限暂时不上调,可以在基准利率的0.9至2.2倍之间波动。

根据中央银行公布的基准利率和贷款浮动范围,对农村信用社小额信贷给予适当优惠。农民联合担保贷款的利率、方式和结息方式,由信用社在适当优惠的前提下,根据集团成员的存款利率、成本和贷款风险,与借款人协商确定。

“许多人希望对农民贷款的利率越低越好。他们认为这可以减轻农民的还款负担。

这种观点是错误的。

易纲表示,在发放与农业相关的小额信贷的过程中,普通农民很难获得低于优惠利率的贷款。

获得低息贷款的人通常是有关系的人。

在过去的10年里,易纲走访了除青海以外的全国各地170多家农村信用社。

在调查过程中,央行官员发现,当农业贷款利率低于市场利率时,此类贷款成为稀缺资源,需要相关部门决定向谁放贷。

虽然农村金融机构的许多干部诚实自律,但许多人会利用这个机会牟取利益。

例如,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所长杜小山在他的一篇论文中说,河南省南乐县的农民李某从信用社借了10,000元,但实际上只有4,900元,因为必须先扣除5,000元作为强制存款,然后再扣除100元作为股本。

为了获得这一10,000元的名义贷款,李彦宏还需要花更多的钱来邀请近1000元的人共进晚餐。

易纲强调,涉农贷款应在利率覆盖风险的原则下进行,即贷款利率应覆盖贷款业务的全部成本。

国外的普遍做法是将市场利率用于小额信贷利率,即略高于其他普通贷款的利率。

刚刚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孟加拉国“穷人银行家”穆罕默德·尤努斯,所经营的孟加拉乡村银行(格莱珉银行),给穷人的贷款利率甚至高达20%。刚刚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孟加拉“穷人银行家”穆罕默德·尤努斯经营格拉米银行,该银行向穷人提供高达20%的贷款。

现在,不仅在贫穷国家,而且在美国、加拿大、法国和挪威,小额信贷已经开始实行。

在孟加拉国农村银行模式下,全球数亿家庭享受到了小额贷款的好处。

仅在印度和孟加拉国,就有5000万家庭从中受益。

杜小山指出,央行关于小额信贷适当优惠利率的相关规定限制了农村信用社的小额信贷利率,影响了农村信用社小额信贷的可持续发展。

农业银行管理的扶贫贴息贷款实行政府规定的低利率。国家财政部将给予利息补贴,可持续发展更不可能。

杜小山的农业发展研究所于1993年与孟加拉农村银行达成合作协议,在中国开展小额信贷实验。

目前,该项目正在中国6个县开展,但规模非常小。

“该模式与孟加拉国农村银行的模式基本相同。应该说,我们不如别人做得好。

”他说。

据了解,央行和银监会正在大力推进小企业小额信贷。

银监会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引入贷款利率风险定价机制,根据小企业贷款的风险水平、融资成本、管理成本、收益目标和当地利率市场水平等因素自主确定贷款利率,对不同借款人实行差别利率,并根据风险变化灵活调整。

许多向小企业发放小额贷款的商业银行采取了提高利率的做法。

数据显示,截至2005年9月底,工行江苏分行发放的174亿元小企业贷款中,62%以上的贷款利率上升了10%。

中国建设银行公司银行部总经理朱黄晓此前表示,对于信用状况良好的小企业,建行提供的贷款利率一般会在央行基准利率的基础上上调30%。对于风险较高的小企业,利率一般会上升50%,有些甚至会上升100%。

中央银行的一份报告指出,银行贷款利息仅占中小企业获得贷款的当前成本的20%。加上抵押登记费和风险保证金利息,中小企业获得贷款的实际利率高达9%。

目前,央行为商业银行设定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为6.12%。

据了解,在南方一些地区,一些银行发放的小额贷款利率高达15%,因此许多小企业愿意借款,因为利率仍然远低于私人融资的20%利率(高利贷是最常见的)。

“调查发现,需要贷款的农民最关心的是能否及时获得贷款,而不是利率。

易纲表示,农村金融机构在发放农业相关贷款时,可以考虑将利率设定在7%至12%,甚至15%。

即便如此,贷款利率也不会比市场高多少。

易纲举例说,如果养兔人的贷款利率是8%,这个利率对于可能高达20%的年养殖收入来说仍然是负担得起的。

“最重要的是,这将消除寻租行为,让更多农民获得贷款。”

银监会副主席唐双宁表示,截至2006年9月底,全国农村合作金融机构农业贷款余额为1.3万亿元,其中农民贷款9738亿元。

在全国2.2亿农村家庭(其中约50%有贷款需求)中,小额信贷和担保贷款余额的农村信用社已达7000多万户,约占需要贷款家庭的60%。

农民贷款的困难有所缓解。

中央银行规定,可以适当降低对农民小额信贷的利率,同时允许农村信用社适当提高吸收和储存贷款的利率。

杜小山认为,提高吸收和储存存款利率、降低贷款利率的政策可能对农民有利,但存款和贷款之间的利差缩小可能会进一步恶化大多数农村信用社的经营状况,这些信用社已经遭受资产质量差和严重亏损,从长远来看也不利于农民。

杜小山分析,信用社开展小额信贷的运营成本高于其他贷款,国内外经验表明,应该采用市场利率,才有可能实现经营机构和业务的可持续发展。

因此,这种进一步缩小存贷款利差的政策违反了市场经济规律,是不可持续的。

杜小山认为,贷款给借款人的利率应该允许更大的灵活性,并最终实行利率市场化,这是小额信贷项目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因素之一。

今后,应考虑取消或逐步取消扶贫补贴贷款,并积极扩大资金来源。

“人为压低贷款利率可能会导致金融资源不愿流向农村发展。

易纲说,最终的结果是只有行政力量才能推动与农业相关的小额贷款,这根本无法满足农民的贷款需求。

发表评论